樂文小說網 www.lgzprc.live,最快更新快穿之寵愛最新章節!

    “你夠了啊。”

    金總簡直要拿不穩家庭和睦這劇本了。

    他特別想揍金老太。

    “你別諱疾忌醫啊。”金老太是真的擔心大孫子的身體了。

    白曦嘴角抽搐, 坐在一旁, 努力用純潔的目光表示自己什么都不明白。

    “這個你就不要喝了。”金老太一邊給孫子遞過去, 一邊對白曦意味深長地說道, “你喝了也沒用。你哥喝就行。”

    這么重口味的話,就叫白曦很尷尬了。她小小地咳嗽了一聲, 含糊地點了點頭埋頭吃包子不敢去看金總那張隱忍的扭曲的臉。飛快地吃了包子,她就上樓去畫符靜心, 不大一會兒,金卓推開她的房門走進來,臉色壓抑, 也不知道喝了那王八湯沒有, 看見白曦正整理著桌上的符紙,對白曦說道, “我送你去醫院。”

    “你不要工作的么?”

    “送了你我再去工作。”金卓掐了掐白曦的臉。

    白曦忍不住想要笑一下。

    她覺得心里美滋滋的。

    把畫好的符紙都塞進背包里,她背起了小包包,就和一個學生妹一樣兒,跟著金卓就往外走。

    金老太用慈祥擔憂的目光看著金卓的背影。

    白曦覺得金總的表情非常耐人尋味。

    “家里真好。”和金卓坐在車子里,白曦看見金卓側頭挑眉, 就小小聲地笑著說道, “家里熱熱鬧鬧的,感情還都這么好。”別看金卓總是跟家里人打打鬧鬧的,可是金卓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 對家人也很好很好的男人。

    就算是金藍口口聲聲嫌棄金卓, 也更像是幸福的抱怨, 而不是真心的討厭這個哥哥。白曦喜歡這樣溫暖的家庭,她的心里有些感慨,看見男人哼笑了一聲,紅著臉說道,“我也很開心。金總,你對我真的也很好很好。”

    她覺得自己最幸運的事,就是被金卓撿回了家。

    她一無所有,可是金卓卻給了她一個新的,可以依靠的避風港。

    女孩子漂亮清澈的眼,在透進車窗的淡淡的光線里,暈染出了叫男人心中寧靜起來的柔軟。

    金卓抬手,把白曦攬在懷里。

    “藍藍姐也是這樣被抱著么?”

    “不是。只有你被這樣抱過。”金卓的聲音有點低啞,并不清越,可是好聽得厲害。

    他的身上還有淡淡的香煙的味道,白曦也覺得很好聞。

    她滿足地蹭了蹭金卓的西裝。

    車子里變得安靜了起來,白曦在這個有力的懷抱里更覺得安穩輕松,叫自己昏昏欲睡。直到到了醫院,她才有些不情愿地離開金卓的懷抱,和金卓一塊兒進醫院。

    雖然鬼鬼不在她的身邊,可是金總在,白曦也懶得去看那些對自己沒有什么威脅的陰穢。她和金卓一塊兒到了寧軒的房間,一推開門,就聽見里面傳來了一個男人隱忍而恐懼的聲音,“大哥,我真的,真的沒有騙你!”

    白曦的眼睛頓時亮了,急忙跑過去看八卦。

    寧何臉色蒼白,病號服皺巴巴的,站在寧軒的病床前,神色驚恐,臉色慘白,一雙眼睛神經質地四處看。

    驚弓之鳥,就能形容他了。

    寧軒頭疼地正靠在病床上,看著大清早上就瘋狂地沖進自己病房的倒霉弟弟。

    他當然知道弟弟遭遇了什么,這群壞蛋使喚他鬼小舅子干壞事兒,也沒有瞞著他呀。

    鬼鬼消失的時候干了什么,他也門兒清。

    只不過這些都不能說出來叫弟弟知道就是了。

    更何況叫寧軒覺得,弟弟吃點苦頭也是應該的,不然永遠管不住自己的嘴。這是得罪了心慈手軟的白曦,嚇唬他一下也就算了,如果下回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還不尸骨無存?他揉了揉眼角,看見白曦提著一個保溫桶走過來,眼睛里都是善良,抽了抽嘴角,伸手接過了白曦給自己帶的保溫桶,打開了看了一眼,見是雞湯。

    “阿何,你說的事我不知道。昨天晚上你就在我的隔壁,我什么都沒有聽到。”

    寧何昨天晚上是驚魂一夜,據說慘叫求救了一晚上,可是寧軒是真的沒有聽到。

    隔壁昨天太太平平什么聲音都沒有。

    雖然醫院隔音,可是他相信如果寧何真的慘叫,自己肯定還是能夠聽到的。

    更何況醫院里的護士們半夜也都是巡夜的,怎么都沒有發覺寧何病房的異樣呢?

    想到金藍早上只吃了一點醫院送來的營養餐,寧家大少很心疼的,忙著給金藍把雞湯倒出來,想叫戀人多喝一點。

    “大哥,我說都是真的!”寧何沒有想到中心醫院竟然鬧鬼,想到昨天晚上在病房里發生的事,他就瑟瑟發抖,已經不敢留在自己的病房里了。

    他看見自家大哥無動于衷,顯然是不相信自己的樣子,手足發涼,聲音顫抖地說道,“我真的,真的看見有一個男人站在我的床邊上,一直看著我!”他想到午夜夢回的時候不知怎么清醒過來就看見床邊站著一個男人,垂頭,看不清楚面容,幾乎呼吸都要停止了。

    寧軒笑了笑,心說這弟弟該知足了。

    要不是看在寧家大少的份兒上,還能只有一只鬼啊?

    不過他弟弟這病號服的褲子和上衣似乎不是一套兒的……這到底是為了什么,為了弟弟的面子,還是不要問了吧?

    寧家大少對弟弟可不是金總兄弟之間那塑料兄弟情,他是真心的呀!

    他不以為意,只叫頭也不抬,免得笑出聲兒來的金藍趕緊趁熱喝雞湯補補身子。

    寧何簡直要氣哭了。

    他大哥為什么不相信他?

    “男鬼?”白曦站在這個時候詫異地問道。

    她一出聲,寧何頓時嚇了一跳,然而看清楚身邊的是白曦,寧何英俊慘白的臉突然就變得亮了起來。他想起來白曦是個會驅鬼的小大師,他遇到的這詭異的事情,大哥不相信他,可是白曦是一定會明白的。

    不知道為什么,寧何的心里就生出了一種他和白曦是一國的的想法,他心中充滿了期待,急忙用力點頭,顫抖著對白曦說道,“沒錯。他,盯了我一個晚上!”

    他慘叫了一個晚上,都覺得自己性命不保。

    掙扎著沖下床想要打開病房的門,卻始終都打不開,最后,他還是在天亮的那瞬間,死死關閉的房門才霍然大開。

    那個男人的影子也消失不見,他渾身寒氣直冒,哪里敢在病房里呆著,急忙沖出來求救。

    “不能吧。你一個大男人,男鬼看你一個晚上做什么?這不合適吧?”白曦小聲兒問道。

    她眨了眨眼睛,露出幾分無辜和茫然。

    “不合適?”

    “盯著同性,不覺得太過分了么?就算是要看,醫院里美女那么多,他看你一個男人不覺得沒意思啊?”

    “……這不是重點吧?”寧何簡直不能直視這小大師了。

    生死關頭,這白大師顯然還在糾結著男鬼的倫理道德思想問題呢?

    “這真的很重要啊。總是要找到理由,為什么人家看上了你。”看見自家鬼鬼正坐在寧家大少的身邊,寧軒竟然也給鬼鬼倒了一碗雞湯,仿佛隨手放在床頭柜上。

    小鬼正埋頭享受雞湯的好味道呢,不去看那鬼氣森森的小臉蛋,從背影看,還真的是一個小可愛來的。看見寧軒還真的把鬼鬼當成一個小孩子放在心上,一個人的真心總是能看出痕跡,寧軒能想到給鬼鬼分一碗雞湯,還記得他,這就是很重要的心意了。

    不過鬼鬼有點缺德。

    女鬼有的是,逮個男鬼真是一言難盡啊。

    “重點是這醫院鬧鬼啊!”寧何高聲叫道。

    他草木皆兵,只覺得自己已經不敢留在這個醫院里。

    甚至,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自己無時無刻,都在被盯著。

    那...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11选5稳赚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