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www.lgzprc.live,最快更新東漢末年梟雄志最新章節!

    郭鵬和袁術很久沒有見面了。

    記憶中那個眼高于頂目中無人且高傲無匹的袁公路如今居然成了這副模樣。

    白發蒼蒼,面容枯槁,臉色蒼白,眼窩深陷,顴骨突出。

    身上臉上都是血,活脫脫一副將死之人的模樣。

    “你們毆打他了?”

    郭鵬皺著眉頭看向了身邊人。

    曹休立刻站了出來。

    “袁公路方才辱罵將軍是背主之賊,屬下氣不過,就給了他一拳,身上的血跡,是他殺掉了自己的家人所致,并非我等毆打。”

    郭鵬不悅的搖了搖頭。

    “即使敗了,即使是篡位之賊,袁公路之前也是大漢的衛將軍,位在我之上,如今一沒投降二未屈膝,可殺不可辱,我尚且不能折辱他,又怎是你可以施以拳腳的?待會兒出去領二十軍棍,以后記著什么是上下尊卑!”

    “是!”

    曹休心有惴惴,意識到自己好像犯了一個錯誤。

    周圍文臣武將紛紛噤言,不敢出聲。

    袁術聽到了郭鵬的聲音,費力的張開了眼睛,一瞧,這威風凜凜的人果然是郭鵬。

    “郭子鳳……你來了……”

    他的確很虛弱,虛弱到了連說幾個字都發不出聲音的地步。

    郭鵬盯著袁術看了一會兒,擺了擺手。

    “你們所有人都出去,離開這座宮殿,在宮殿門外守著,不準任何人進來,我有話要單獨和袁公路談論。”

    “這……”

    部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頗有些意外。

    “將軍,這是不是太冒險了一些?”

    郭嘉湊上前來。

    郭鵬盯著郭嘉看了一眼,郭嘉頓時縮了縮腦袋。

    “袁公路已經虛弱到了這個地步,又被綁縛,他能如何?”

    屬下們不敢再多說什么,紛紛按照郭鵬的命令退了出去,退到了宮殿之外,將宮門關上,列隊整齊,等待著郭鵬從里面出來。

    聽到了關門聲,郭鵬松了口氣,把頭盔拿了下來,放在了一旁,又把佩刀卸了下來放在一邊,就在袁術登上皇帝寶座的臺階上坐了下來。

    袁術此時就被放置在臺階下面,郭鵬坐在臺階上俯視著袁術。

    “行軍打仗就是累,一身盔甲少說得有五十斤,再加上頭盔,佩刀,稍微拿下來些什么都覺得舒坦,所以我一點都不喜歡打仗,就喜歡穿著舒適輕便的衣服在家里陪陪妻兒,聽聽樂曲,享享樂,那真是無上的享受。”

    郭鵬沒說什么很應景的話,倒是抱怨起了行軍之苦:“哪像現在打仗的時候,成天穿著盔甲都不敢卸下來,天又冷,這風吹在臉上就和刀子在臉上刮一樣,還沒有婆娘給暖被窩,對吧?”

    “你從濮陽打到我這里,就是為了和我說這些?”

    袁術費力的抬頭看了看郭鵬。

    “當然不是,只是來稍微抱怨一下,公路,你若不稱帝,我又怎么會來到這里?我又怎么能來到這里?是因為你稱帝,所以我才來了。”

    郭鵬微微笑了笑:“你這皇城是真的還不錯,富麗堂皇,很氣派,可惜防御力不足,守城的人也少,人心散亂,片刻就被攻破,一點兒也不稀奇,只是我沒想到的是,你居然舍得下手把家人都給殺了……這是馮夫人吧?”

    郭鵬略有些可惜的看著已經香消玉殞的馮氏。

    “怎么,你好像對我的皇后有點想法?”

    袁術咧嘴笑了起來:“你難道想著殺了我以后,把我的妻子奪走,以此來凌辱我?郭子鳳,我對你一片真誠,結果,你就是如此回報我的?”

    “我不是說了嗎,公路,你不稱帝,我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壓在心底,不能說,更不能做。”

    郭鵬搖了搖頭:“這都是你在給我機會。”

    “我與你相交十五年,你卻對我下如此狠手,郭子鳳,我問你,過往的情分,你都不在乎了嗎?”

    袁術死死盯著郭鵬,想從他嘴里得到答案。

    “過往的情分……”

    郭鵬抿了抿嘴唇,思考了一下:“公路,你難道不清楚嗎?還在雒陽的時候,所有想要和你接觸,想要與你來往的人,都是沖著袁氏的名望和權勢而去的,我也不例外。

    當初,我十五歲結婚的時候,你來參加了我的婚禮,送你離開之后,大兄就對我說,由他和袁本初相交,而我,則與你相交,兩頭下注,想著無論你們誰將來更有權勢,曹氏和郭氏二位一體,總不會吃虧。”

    “這就是你與我相交的原因?”

    袁術繼續發問。

    “是,但是不僅僅只是這些,你知道的,潁川郭氏是文法吏出身,地位不如儒門士子,而我又是破敗的分支出身,家父只是縣令,我家都快要比不上那些豪強了。

    我只能自己找門路,鑿冰捕魚養孝名,又自降身份與曹氏結親,終于得以進入雒陽為童子郎,又通過曹氏的關系結識蔡公,又花了一年時間為蔡公跑前跑后,得到蔡公的信任,為我舉薦給了老師盧公。

    到這里,我才算是破了局,我才算是小有名聲,這還不算,我拼著性命不要扳倒了陽球,賺來了偌大的名望,名滿京城,這才終于入了你的眼,公路,我拼了命才搏到了與你相交的資格啊。”

    郭鵬自嘲地笑了笑。

    “你……”

    “我太難了,公路,我真的太難了。”

    郭鵬打斷了袁術的話:“你真的是太好運了,生在了四世三公的袁氏,含著金湯匙出生,從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算是什么都不做,躺著都能做高官,而我不行,我要是不做這些事情,我要是不搏命,我不是餓死,就是被人殺死。

    你從出生開始就有的東西,我花了十五年,拼了命才得到,為了被你看上,為了有和你同席飲酒跳舞的資格,我是拼了命的,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嗎?公路,這世道真是太不公了。”

    郭鵬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然后又緩緩吐出。

    “你反我,是因為嫉妒我的出身?”

    袁術怒瞪雙眼。

    “沒有沒有沒有,我只是羨慕,并不嫉妒,因為我很清楚,其實我也很幸運的。”

    郭鵬笑了笑:“我是士族,我很好命,生在了士族之家,雖然家境不好,但是再怎么也姓郭,也是家世衣冠的潁川郭氏族人,生來就能讀書,就能識字,還有做官的資格。

    我可以輕視那些土豪之子,我可以輕視那些靠著攀附閹豎才得到進身之階的寒門子弟,更可以把黔首黎庶當作螻蟻一般看待,想殺就殺,想打就打,盡情凌辱,而不用承擔任何責任。

    公路,我曾無數次的設想過,如果我只是一個黔首黎庶,我會是多么的悲慘,吃不飽,穿不暖,不能識字,沒有尊嚴,連人都當不了,只能像豬狗一樣活著,一輩子沒有出頭之日,那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袁術愣了好一會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幸虧我也是士族出身,擁有名望之后,就能被你看中,能成為你的坐上賓客,若我只是一般人,寒門子,或者是個黔首黎庶,就算我名滿京師了,你也不可能讓我成為你的坐上賓客,因為你嫌我臟!”

    郭鵬站了起來,走到了臺階下,坐在了最下面一級臺階上,和袁術面對面。

    “你……你是什么時候想著要對付我的?”

    袁術摁住了心中的驚怒,咬著牙盯著郭鵬。

    “董卓入京以后,各路諸侯聯合討董的時候吧?對,就是那個時候。”

    看著郭鵬面帶笑意很是尋常的說出那樣的話,袁術瞪大了眼睛,張開了嘴巴。

    “那時,你就想到了現在?”

    不是想到,而是我知道。

    但是這個事情,我才不會告訴你。

    郭鵬咧嘴笑了笑,繼續他的表演。

    “差不多,各路諸侯既然擁有了兵馬,就不再那么容易放棄兵馬了,天下大亂已成定局,但是大多數人都只是陪襯,真正的主要人物,在我看來只有兩個,一個是你,一個是袁本初。

    我的選擇很簡單,依附你,做你的爪牙,為你辦事,得到你的信任,對抗袁本初,以對抗袁本初的名義,發展自己的勢力,借著你的名頭發展我自己,要不然,只憑我自己,恐怕還是差了點什么。

    四世三公的名頭太可怕了,我也是不斷的認識到,不斷的加深了對這一點的理解,所以討伐董卓,討伐袁本初的時候,我就打你的旗號,你的旗號真的很好用,真的,我不騙你。”

    “你利用我除掉了袁紹?”

    “公路,是你利用我除掉了袁紹,我利用你利用我除掉袁紹的想法發展壯大我自己,然后除掉了袁紹。”

    郭鵬糾正了袁術的說法,而這繞來繞去的說法把袁術繞的有些迷糊。

    “你到底想說什么?”

    “算了,實話實說吧。”

    郭鵬也不想說謊了,打算難得的說一次真話。

    “袁隗想要利用董卓廢帝,這個事情,我知道,我也知道我的老師會用我手上的兵力對抗袁氏,所以我要走,我要促成這一切,我不能讓我的老師利用我對抗袁氏,來挽救漢室。

    所以我主動離開,你們都以為我是懾于袁氏之威,你 -->>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章節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志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樂文小說網只為原作者御炎的小說進行宣傳。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御炎并收藏東漢末年梟雄志最新章節

11选5稳赚1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