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文小說網 www.lgzprc.live,最快更新帝后現代起居注最新章節!

    第四章逃出

    周卿卿小小的身體依舊緊緊背靠在門上,臉色蒼白如紙,她并沒有殺過人,就算是做了皇后,也沒有隨意賜死過哪個太監宮女,說她軟弱也好,婦人之仁也罷,她只是不想自己的手上沾上鮮血,卻沒成想,這重回了才不過一日,就成了一個殺人的幫兇。

    而剛剛親手殺了一個人的夏承祺卻一點沒有周卿卿所謂的心理負擔,他只不過是暫時脫力了,方才那一連串的動作時間并不長,從用枕頭捂住老周的臉,到老周停止掙扎倒下,也不過區區十幾秒的時間,但對于一個七八歲的孩子來說,那些動作還是太勉強了一些,所以夏承祺最后才會脫力癱倒,若是老周能堅持久一點再死,可能夏承祺就要同他同歸于盡了。

    夏承祺喘息了好一會兒,才總算是找回了一些力氣,他手中依舊緊緊握著那把滴血的鐮刀,臉上和身上也沾染了割斷老周脖子時噴濺出的鮮血,身形有些踉蹌地朝著周卿卿走去。

    周卿卿看著向她走來的夏承祺,身體不自覺地往門后面縮了縮,低下頭,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夏承祺察覺到了她的小動作,唇角閃過一抹冷笑,走到她身邊,輕聲道:“怕什么,我還會吃了你不成。”

    周卿卿的性子向來最激不得,聞言便立即抬起頭,毫不示弱地互道:“我才沒在怕,我只是……只是……”

    “行了,別廢話了,趕緊第二步計劃。”夏承祺似是不想同周卿卿多廢話,催促著說道。

    周卿卿鼓起的勇氣頓時又泄了一半,只瞪了夏承祺一眼,便開始了下一步的布置。

    五分鐘之后,房間外的老馮見老周這么久了都沒回來,且房中靜悄悄的,一點動靜都沒有,便有些起疑了,他先是出聲喊了一句,“老周,什么情況啊?這么久?”

    等了一會兒,房中依舊無人應答,老馮的眉頭頓時皺地更緊了,決定起身親自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房間的門只是掩著,老馮稍稍一推就開了,房門一推開,他就看到了趴在床上的老周,他脖頸處流出的鮮血幾乎染紅了身上大半的衣服。

    老周當即大驚失色,也沒有多想,就往房內沖,想去查看老周的情況,可沒跑兩步呢,腳下就被什么東西絆倒了,身子直挺挺地摔到了地上。

    老周正被摔得七暈八素,手腳生疼,就感覺有東西重重壓在他的后背和小腿上,然后就是脖頸被一個冰涼的事物重重劃了一刀。,他陷入黑暗之前腦子里還是一團漿糊,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跟老周怎么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呢,他甚至連殺他的人的面孔都沒看到。

    “他死了嗎……”周卿卿坐在老周的小腿上,聲音有些發顫地問道。

    夏承祺從老周的背上翻下來,坐在地上喘了一口氣,才回道:“死了……”

    周卿卿這才觸電般地離開老周的身體,遠遠地跑開了,她一氣跑到房門外,只探出一個腦袋,看向還坐在地上的夏承祺說道:“他們都已經死了,我們快些逃吧。”

    夏承祺卻并不著急離開,他站起身,先是在老周的上衣口袋里摸索了一會兒,很快找到了一個用手帕仔細包裹著的東西,打開來一看,里頭是許多印著他看不懂文字的紙張,能讓老周藏的這般仔細,夏承祺已是猜到這些應該就是這里的貨幣,類似于夏國的銀票。

    夏承祺將紙鈔用手帕重新包好,只一眨眼,手帕就已經憑空消失在他手里了,然后他又檢查了一下老周的褲子口袋,并沒有再發現其他什么。

    對于床上的另一具尸體,他自然也是如法炮制,很快又找到了一疊鈔票,這回他沒有藏在自己身上,而是走到周卿卿面前,將鈔票遞給她說道:“那,這算是咱們這次的收獲,我也不坑你的,一人一半。”

    方才夏承祺在搜尸的時候,周卿卿一直在門外看著,也猜到了夏承祺找到的東西應該是錢,但她沒想到夏承祺竟然會分她一半,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了,畢竟人是人家殺的,東西也是人家找出來的,她不過就是在旁邊幫了一點小忙,實在不應該拿這么多。

    夏承祺見周卿卿不動,便很是霸道地把錢塞到了她的手里,還不忘叮囑道,“記得收到御田空間里,免得不小心掉了或是被人偷去了。”

    周卿卿這才想起自己還不會夏承祺那一手從空間里收取東西的本事呢,但她又好面子,并不想請教夏承祺是怎么做的,便憋紅了臉,心中拼命不停念著,“收進去!收進去!收進去!”總算在她的不懈努力之下,手中的鈔票不見了,她面上一喜,又在心中默念著“出來!出來!”很快,那些鈔票又重新出現在她手里。

    正當周卿卿在那里玩的不亦樂乎呢,夏承祺已是走到了大門外,并轉頭與她催促道:“別傻站著了,快走。”

    周卿卿這才想起正事,又看了一眼房間中那兩句形容凄慘的尸體,打了個寒顫,便飛快地跑出了大門。

    關著他們兩人的房子只有一室一廳,出了大門,外頭就是一個小院子,夏承祺本來想找找水井洗去臉上身上的血跡,但卻并沒找到,只能作罷。出了院子,外頭就是街道,只是這里似乎地處偏僻,就算是大白天也沒看到什么行人。

    “我們要去哪里?”周卿卿站在街上,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神情茫然又害怕,她此刻已經百分百肯定,這里不是夏國,但他們到底是到了哪里,卻并沒有人告訴他們,憑著他們兩人此刻的幼童身份,能在這個陌生的時代活下去嗎?
11选5稳赚1元